<th id="nhu45"><option id="nhu45"></option></th>
  • <code id="nhu45"><nobr id="nhu45"><sub id="nhu45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<tr id="nhu45"><sup id="nhu45"></sup></tr>

    1. <menu id="nhu45"></menu>
    2. 上傳 客戶端 掃碼下載APP 定制您的專屬資源庫 網校通
      歷年高考真題: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
      高考學科網 > 備考信息 > 圖片集錦 > 帶癱瘓奶奶上大學女孩將畢業:想邊工作邊照顧家人

      帶癱瘓奶奶上大學女孩將畢業:想邊工作邊照顧家人

      點擊數:101 次   錄入時間:2019-09-27 10:39   編輯: lipstickxin

        沒有約會,沒有聚餐。9月20日,周五下午5點,結束又一周忙碌實習工作的代麗飛,疾步走出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,一如往常擠上地鐵2號線,匆匆趕回位于犀浦地鐵站附近的出租屋,照顧癱瘓的奶奶。

        做飯、喂飯、翻身、換尿片、擦洗、解手、喂藥……這是代麗飛十分熟悉的一套流程。

        但即便手腳麻利,她也需要馬不停蹄地從傍晚忙到夜里10點多。

        這已經是代麗飛獨自照顧奶奶的第5年

        5年前,78歲的毛玉芳突發腦溢血導致偏癱,代麗飛的父親自小因腦膜炎智力受損,其他叔叔姑姑身體也都欠佳。于是,照顧父親和奶奶的擔子,都壓在了年僅16歲的代麗飛身上。

        2016年,代麗飛考上成都大學,不忍心奶奶被送進養老院的她,繼續將奶奶帶在身邊悉心照料。這也就是很多成大師生都知曉的“成都孝心妹帶著奶奶上大學”的故事。

        明年6月,代麗飛就將從成都大學護理學專業畢業。在身邊同學都開始忙著實習和找工作之時,談及未來,代麗飛也有著自己的打算。

        “奶奶和父親依然需要照顧。所以,如果能找到一份工作時間相對自由靈活、離住地也比較近的工作最好不過了,就可以更好地照顧他們。”

        一年后的未來會如愿嗎?21歲的年輕姑娘不大確定。但唯一確定的是,照顧好奶奶和父親依然是自己的首要考慮,“我還年輕,未來還長,我只想把現在的時間都留給奶奶和爸爸”。

        78歲奶奶突發疾病癱瘓

        16歲孫女挑起全家重擔

        五年前,奶奶毛玉芳如果沒有突然病倒,代麗飛也許會有和現在不一樣的學習生活。至少,她可以相對自由地安排課余閑暇,比如,最起碼能有時間和同學朋友約會聚餐。

        2014年暑假,16歲的代麗飛剛結束高一,78歲的毛玉芳因突發腦溢血致偏癱。由于四個子女身體都欠佳,尤其代麗飛的父親從小就因腦膜炎而智力受損,經商議,大家決定將毛玉芳送到養老院。

        但這個決定遭到了代麗飛的強烈反對。“我16歲了,我能照顧奶奶,為什么要送她去養老院呢?”

        此前16年里,奶奶是如何把自己帶大的,代麗飛點點滴滴全都記得。

        從孫女出生后,盡管家庭條件不算好,但毛玉芳一直都很疼愛代麗飛。在患病前,毛玉芳每天早上5點就會準時起床給代麗飛做飯,等她上學之后,自己再去務農,賣菜、喂豬,緊巴巴地供代麗飛念書。

        代麗飛至今都還記得,自己四五歲時,有次半夜急病,毛玉芳背著她走了很遠去打針,再背著她回家。“別人給她的餅干、糖果,她也會小心地裹在手帕里,留給我”。細細回憶起小時候的一幕幕往事,代麗飛抬起頭,眼睛有些潮潤。

        在奶奶生病后,每天早晨準時起床的那個人,變成了代麗飛。

        高二開學后,為了照顧好患病的奶奶和爸爸,代麗飛每天早上5點半就起床,先幫奶奶穿衣擦洗,然后做飯喂飯,隨后自己匆匆吃兩口就奔往學校。中午學校放學,代麗飛又飛奔回家煮飯,給奶奶翻身、喂飯,留給自己午休的時間只剩下10分鐘。

        整個高二高三,代麗飛的身體就像安裝了定時的馬達,每天如此奔波往返于學校和家里。學習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響。在高三“一診”和“二診”考試中,她都沒能上本科線。“也想多花點時間復習,但是精力實在太有限”。

        不過,她對此想得很明白,“對我來說,能不能考上大學,考上哪個大學,其實都沒有照顧奶奶和爸爸來得重要”。

        也許是心態輕松,在2016年夏天的高考中,代麗飛發揮不錯,超過了“一本”線。為了離家近一點,她直接排除了所有的外地大學,在專業方面,代麗飛本來很想當一名老師,但為了更好地照顧好奶奶和父親,她最終選擇了護理學專業。

        帶奶奶一起上大學

        為照顧奶奶犧牲個人時間

        2016年夏天,成都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順利送到了代麗飛手上。盡管成大離家不遠,但她也沒辦法像高中那樣,每日奔波往返于學校和家里了。幾經考慮,代麗飛決定,帶上奶奶毛玉芳一起去上大學。

        在高中班主任的幫助下,代麗飛聯系到了成都大學學生工作部門的老師,特別申請了走讀,并在成大附近的明蜀新村租下了一套小房子。

        仍舊早早地起床做飯,仍舊奔波往返于學校與出租房之間。進入大學后,除了陪伴奶奶的時間稍多了些,代麗飛的生活與高中差別不大。

        每天早上6點,她就起床給毛玉芳換尿不濕,穿衣,洗臉擦手,做早飯,然后趕在八點前到學校上課。中午放學,她又匆匆趕回出租屋,買菜,做飯,翻身,拍痰。課少的時候,她會推奶奶去學校曬曬太陽。到了周末,她還得趕回郫都老家照顧父親。

        由于常年臥床,身體虛弱,毛玉芳總是容易出汗,擔心老人感冒,代麗飛一天要給她換好幾次衣服。每次出門前,為了避免毛玉芳一個人在家里孤單,代麗飛都會把電視打開,“電視好歹有聲音,讓家里顯得有些人氣”。

        日復一日的貼心護理,代麗飛慢慢總結出了照顧奶奶的經驗:每次換衣服不能太慢,不然奶奶容易受涼;奶奶躺久了容易引起墜積性肺炎,每天得讓她起來坐坐;奶奶偏癱活動量少,嗜睡可能造成血栓,必須隔一段時間就叫醒她……

        盡管代麗飛已經照顧得十分貼心了,但毛玉芳還是發生過一些意外狀況。大二時,有一次代麗飛下課回家,一打開門,就看見毛玉芳不知道什么時候從輪椅上摔了下來。她趕緊將老人抱起來,檢查了一番,“當時沒有發現什么異樣,后來帶她去醫院檢查,才發現她左腿骨折了”,現在談起這場意外,代麗飛依然自責。

        此后,為了減少類似意外的發生,只要沒什么特別要緊的事,一下課,代麗飛就會趕回出租屋看護毛玉芳。已記不清多少次了,同學約她一起去聚餐,但為了照顧奶奶,她都婉言謝絕。

        整個大學四年,除了做過一段時間家教外,代麗飛也幾乎很少參加其他社團活動。

        這樣近乎完全地犧牲掉個人時間,會不會有點小小的遺憾呢?

        代麗飛平靜地搖了搖頭,“有什么遺憾的呢?如果因為我出去聚會,讓奶奶再次發生意外,這才是我的遺憾。況且,我還很年輕,未來還長,那些不著急的事就留到后面再做吧,我只想把現在的時間都留給奶奶。”

        未來將繼續照顧家人

        希望能找一份上班時間靈活的工作

        今年7月,大三課程結束后,在學校的組織下,代麗飛開始在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實習。

        退掉十陵的出租房后,她重新在犀浦租了一個套二,原因是離地鐵和父親都近,“爸爸住在郫筒(郫都區),過去看他也比較方便。”

        在過去兩個多月的實習里,為了趕在每天早上7點50之前到達醫院,代麗飛依然在早上6點前就要起床。幫奶奶換紙尿片,擦洗,穿衣,做飯,喂飯……

        她重復做著過去5年里每天都做的那些事,只不過終日奔波往返的地點,從學校和學校附近的出租屋的1300米,變成了實習醫院和犀浦出租屋之間的11個地鐵站。

        目前,代麗飛在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的實習分科室進行。“在普通科室就是輸液,打針;在ICU就主要是喂藥,喂營養液,換護理墊;在手術室就熟悉護士流程,認識器械……一直要實習到明年四五月份。”

        實習期間,代麗飛的下班時間不是很固定,下午3到6點都可能,休息時間也是按輪班來,遇到自己實在忙不過來的時候,男朋友也會幫助她一起照顧奶奶。

        9月21日,在連續工作5天以后,代麗飛迎來一天難得的休息。一大早,代麗飛就開始在沒有窗戶的廚房里忙碌。她先將把玉米煮軟,再將玉米粒剔下來,最后打成糊倒進碗里,用小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給奶奶吃。

        喂完早飯,代麗飛坐在客廳沙發上給奶奶剪指甲。客廳的部分地板已經開裂,茶幾涂層也剝落了。在扣除房租后,奶奶的社保和爸爸的殘疾費每個月剩下1100元不到。

        就靠著這1100元,代麗飛得盤算出三個人一個月的生活。這不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,而是來自沉甸甸的現實。

        21歲的姑娘想盡了辦法。幾乎從來不買任何化妝品,衣服買最便宜的,電飯煲買最便宜的。盡管如此,錢還是花得很快,有時在20多號就用光了。

        這時,代麗飛不得不動用到另一筆應急款——有位好心人從大一下學期開始,每個月資助代麗飛1000元。這筆錢代麗飛很少動用,一直存到現在,已經有2萬元左右。除了偶爾應急,對于剩下的錢,代麗飛有著自己的盤算:“這是別人拿來幫助我的,沒用完的(錢),(我)準備以后拿來幫助其他人”。

        半個月前,父親代洪興從郫筒被接到了犀浦一起住。一套二的房子有些逼仄起來,她將房間讓給了父親,自己睡沙發。

        父親過來同住,雖然方便了照顧,但代麗飛耗費的精力也瞬間翻倍。但她依然精神抖擻,照料悉心,唯一會短暫“生氣”的時候,是在奶奶不乖乖吃藥的時候。

        代麗飛準備就這樣和爸爸與奶奶一起生活下去,畢業以后也同樣如此。“到時候看具體的工作地方,再重新租一個套三。”

        其實時間剩余并不多了。還有大半年,代麗飛就將大學畢業。對于未來,她有著自己的確定和不確定:

        確定的就是無論如何自己都會一如既往地照顧好奶奶和父親;但不確定的是,正式工作后的時間肯定不如上學和實習那么寬裕,到時候該怎么照顧家人呢?這是代麗飛近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。

        “如果能找到一份工作時間相對彈性靈活、離住處也比較近的工作,肯定是最好不過,畢竟可以更好地照顧爸爸和奶奶”。

        21歲的姑娘特別強調,自己并不期待在未來的工作中受到特別優待,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時間安排上可以相對靈活自由一些,“比如我白天什么時候耽擱了(工作),我晚上補回來也行。”

        來源:成都商報


      站內推廣
      彩票双色球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