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hu45"><option id="nhu45"></option></th>
  • <code id="nhu45"><nobr id="nhu45"><sub id="nhu45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<tr id="nhu45"><sup id="nhu45"></sup></tr>

    1. <menu id="nhu45"></menu>
    2. 上傳 客戶端 掃碼下載APP 定制您的專屬資源庫 網校通
      歷年高考真題: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
      高考學科網 > 互動社區 > 高考學霸 > 村里出了第一個北大生 父親:怎么也得讓她念書

      村里出了第一個北大生 父親:怎么也得讓她念書

      點擊數:751 次   錄入時間:2019-08-27 10:28   編輯: lipstickxin

        村里出了第一個考上北京大學的孩子。

        7月下旬,當遼寧錦州大顧村村民知道石家的小女兒石甄考上北大時,整個村子一片歡騰。

        澎湃新聞了解到,今年高考,石甄考了665分,在遼寧省錦州市北鎮高中裸分成績第一,通過北大筑夢計劃降分30分,順利進入北大天文系。

        筑夢計劃是北大2015年啟動的面向優秀農村學生的招生計劃,獲得入選資格的考生,高考可獲得一定的降分優惠,具體降分幅度由學校招生委員會確定。

        隨著考入理想大學,小時候就喜歡坐在院子里看星星,對神秘事物分外著迷的石甄,終于有機會對這些天外之物一探究竟。

        石甄近照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  村里第一個北大學生

        疊好應季的衣服,裝上一路要吃的食物,放進去幾本書,再打包好一床被子,8月16日下午4點,石甄和媽媽拖著行李箱,提著軍用背囊從家里出發。

        再過不到24小時,就是2019級北大新生報到的日子,石甄將和4000多名本科新生一起,成為北大學子的一員。

        臨行前,石甄的爸爸石會江有點擔心,他囑咐女兒:畢竟上大學了,特別是北大,不管別人怎樣,不能覺得上大學就完事兒了,這不行。得好好抓緊念書才行。

        末了,他又補充一句,“別為學費生活費擔心,我們至少大學四年得給你供完。”

        石甄的家,在遼寧省錦州市北鎮市中安鎮大顧村。這個偏遠的村莊在網上幾乎搜不到更多信息。一則來自北鎮市人民檢察院2015年發布的文章提到,中安鎮大顧村是該檢察院的幫扶村。

        中安鎮政府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,大顧村的條件,特別是教育條件并不好。早幾年村里還有學校,后來打工的打工,人口流失,學校也撤了,學生們只能到鄉上讀書。

        石甄的父母在當地都是普通農民,小學文化。家里有幾畝地種大棚蔬菜,養了幾頭牛羊。每逢蔬果收獲的季節,夫妻倆忙完自己地里的農活,還會去給田地多的農戶幫忙,打點零工。三年前,他們存足了錢,才把高度兩米多一點的危房新修了一番。

        就是在教育資源如此匱乏的村落,如此平凡的家庭,走出了北大學生。

        中安鎮政府工作人員說:“石甄是大顧村第一個考出來的北大學生,村里應該都在慶祝。”

        其實,石甄不是家里第一個上大學的,此前,她的姐姐也考上了“211高校”河海大學。

        一個農村家庭走出兩個大學生,談及如何培養孩子,石會江帶著濃重的鄉音表示:“沒想過怎么培養。只是我們小時候兄弟姐妹多,家里條件一般,也沒人管你念不念書的,自己后來也沒好好念。哎,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不能再發生在孩子身上,怎么樣也得讓她出去,讓她念書。”

        石甄(右)和高中語文老師合影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  父親:別擔心學費,堅持幾年就完事兒

        盡管自己讀書不多,石會江對上學看得很重,“在農村,尤其是女孩,只能是走出去,考一個好一點的大學,將來對她有好處。”

        抱著這種想法,夫妻倆把兩姐妹從幼兒園供到現在。石甄告訴澎湃新聞,村里沒有小學和初中,幼兒園讀了一年多也拆了,父親每天騎著車把她送到鄉鎮念書,這樣持續至小學六年級。

        好在石甄也爭氣,成績一直名列前茅。

        在石甄的高三班主任、物理任課老師張老師看來,石甄學習習慣特別好,刻苦程度也沒話說,他并不擔心這名學生到北大后的適應問題。

        “她對問題的研究也比較深,很鉆。”張老師記得高二的時候,有一道題是關于圓周運動,如何使運動不脫離軌道,他教的兩個班里,90多個孩子只有石甄想出軌道的限定辦法。

        “為什么學習能一直這么好?”當澎湃新聞問起學習的秘訣,石甄從微信上發來一個紅臉尷尬的表情: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……就是覺得這件事既然做了,就要盡力做到最好吧。”她說,這句話父母以前跟自己說過。

        從小到大,石甄有個習慣,沒弄懂的問題,當天熬夜也要弄懂。特別是后來到了高中,學習壓力變大的時候,她經常主動找老師溝通當天的知識點,有時候一聊就是1個小時。

        就這樣,從剛上北鎮高中的全年級21名,到奮力直追,成為“清北種子選手”,心儀的大學終于離自己越來越近。

        在今年高考百日誓師之時,學校讓同學們在橫幅上寫下自己心儀的大學,石甄鄭重寫下“北京大學”。

        8月17日一早,石甄下了地鐵,站在北大東門門口的她有點激動也很緊張,“大家都是學霸,人才濟濟”。

        遠在家鄉的張老師則對她很放心,他希望,石甄的大學生活能夠豐富精彩,對應專業也學得更棒。

        盡管上大學對一個年收入1萬多元的家庭來說,將會是一個巨大負擔,但石會江寬慰石甄,好好上學,別擔心學費。

        “堅持幾年就完事兒。”他說,“家里養了牛羊,能對付過去。”

        來源:澎湃新聞


      站內推廣
      彩票双色球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