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nhu45"><option id="nhu45"></option></th>
  • <code id="nhu45"><nobr id="nhu45"><sub id="nhu45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<tr id="nhu45"><sup id="nhu45"></sup></tr>

    1. <menu id="nhu45"></menu>
    2. 上傳 客戶端 掃碼下載APP 定制您的專屬資源庫 網校通
      歷年高考真題: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
      高考學科網 > 互動社區 > 高考故事 > 江蘇陽光學子們的勵志故事 帶給我們滿滿的感動

      江蘇陽光學子們的勵志故事 帶給我們滿滿的感動

      點擊數:415 次   錄入時間:2018-08-20 15:43   編輯: lipstickxin

        昨天陽光學子報告會上,2018年陽光學子王妍燕、王康芹等人的現場報告,讓觀眾們多次淚濕眼眶。成功考入濟寧醫學院的陽光學子李祥艷,更是用一句“不懼未來,無愧現在”表達了自己的心聲。貧困不會限制他們對未來的期待,不奢求物質的滿足,追求心靈的超越。他們的勵志故事,總有一款感動你。

        選擇了遠方,便只顧風雨兼程

        王妍燕(2018年考入江蘇師范大學)

        王妍燕一家來自湖北廣水,因為父母在江蘇打工,所以王妍燕也來到江蘇求學。成長的記憶里,和爸爸相處的兩件事讓她印象深刻。第一次是在一個下雨天,“那天我沒帶傘,想等雨停了再回家。一個同學忽然喊道:‘王妍燕,你爺爺來接你了。’我一愣,我沒有爺爺呀。抬頭一看,原來是爸爸來了。”王爸爸穿著沾滿機油的工作服,褲腳邊還沾著泥水。“我欣喜地奔出去,高興地對那個同學說:這是我爸爸!同學有些意外:‘這個爹爹年紀這么大了,怎么是你爸爸?’我有點生氣,可爸爸拍拍我的頭,讓我跟他回家。”

        王妍燕忽然發現,爸爸的頭發已白了一大片,背也微微有些駝了。年幼的小女生仿佛一下子長大了。后來的一次事故,讓王爸爸失去了勞動能力。“媽媽的身體一直不好,爸爸又出事了,今后的日子可怎么過?”然而,王妍燕選擇了堅強,2015年,她以超過中考分數線31分的成績考上了江蘇省射陽中學,高中三年的學習也是勤奮刻苦。她表示,“我在生活的打壓下慢慢學會了自立自強,而眾多好心人的幫助,更讓我的心里充滿感謝之情和對未來的美好憧憬。求學之路雖然艱難,但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。”

        家人的愛讓我踏實,實現更好的自己

        王康芹(2018年考入金陵科技學院)

        雖然是被抱養的,但王康芹和父親、爺爺奶奶的關系卻勝似親生。高一時,王康芹選擇了輟學打工,但對于知識的渴求,讓她在經歷波折后重新回到校園。“中專階段,我受到一次很大的打擊,奶奶突發腦梗,昏迷不醒被救護車載到醫院,在我聲嘶力竭的要求下,大人們同意我上了救護車。救護車在下雨的黑暗中飛馳,我的內心帶著極度的,無人感知的恐懼。奶奶一手將我帶大,所有風雨她為我一肩承擔。這個時候,我不敢去想可能的結果,我相信只要我喊一聲奶奶,她就會起來笑瞇瞇地看著我。”

        相依為命的奶奶終于逐漸好轉,王康芹也有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學校學習上。“我學習了很多化工技能,做很多化學實驗。因為需要熟練操作手法,需要在很多相近的顏色中辨識出最正確的一種。冬天,學校準備了一個燒水桶,好讓手已經被凍壞的同學使用。我常常是每做10分鐘實驗,手指就凍僵了,再把手伸到熱水里暖和一下繼續做。往往是站著做一天實驗,晚上出了實驗室,腳后跟都不能著地,因為很疼。”參加對口單招考試時,王康芹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,“每個實驗我都做了不下80遍。實驗的時間是一個半小時,最終我提前10分鐘交卷。”

        順利考入金科院,王康芹的人生迎來了新的起點,“雖然我和我的家人沒有血緣關系,但他們很愛我,這種愛讓我踏實,有精力去實現更好的自己。”

        家里再困難,爸爸也要我學習

        陳玉立(2018年考入江蘇警官學院)

        陳玉立來自徐州市單集鎮廟山村,他還是一個復讀生,家里的境況一直很差,三四歲時一場嚴重的拉肚子,就耗掉了一家的積蓄。也是那一年,陳玉立的爸爸嘗試帶著幾個朋友干活,卻遇到上一級的包工頭不愿付工資,激烈爭吵后錢還是沒要到。回家后媽媽抱著他痛哭,結果發現爸爸喝了農藥,幸好救了回來。“不經歷的人,不知道重新開始需要多大的勇氣!”陳玉立說。

        為了還債,媽媽獨自一人到新疆的農場工作。每個月三百元不到,去還父親一萬多元的大窟窿。后來爺爺查出癌癥,陳玉立的爸爸作為長子承擔了主要費用,家里一直一貧如洗。但即使這樣, 爸爸也沒放棄讓孩子讀書的念頭,堅持送他去了鎮上念書。“媽媽后來在敬老院工作,同時照顧老年癡呆又癱瘓的外公,后來我才知道爸爸有嚴重的視神經萎縮,還有嚴重的腎病,但他們從來沒有跟我說起過。”

        第一年高考,陳玉立沒考好。可以錄取的學校學費要一萬六,復讀六千。陳玉立選了后者。好在雖然遲了一年,但重新參加高考的陳玉立拿到了自己滿意的成績。“一路走來,都是一份信念支撐一家人。爸爸相信子女會體諒自己,媽媽相信兒子會考上好學校,姐姐相信我的努力,能趕在父母衰老前支撐起一個家來。我相信,不管挫折如何,我都可以成為家里的希望!”

        不能自卑,要自己努力改變

        江子揚(2018年考入徐州醫科大學)

        貧窮是什么?對江子揚來說都是生活里一個個事件,一個個細節。貧窮讓智力低下的母親嫁給他的爸爸;貧窮讓父親一輩子低著頭;貧窮是父親送飯時保溫瓶里的白飯、白開水和榨菜;貧窮是身為男生卻不得不穿的、人家給的粉紅色的舊鞋。但江子揚不愿因貧窮而自卑。“既然拼爹拼不過,那就要自己努力!”江子揚說。

        于是他抓緊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。別人在玩,他不玩,別人抄作業,他不抄,一有問題便立刻去辦公室問老師,他的努力還帶動了一個宿舍,江子揚和舍友常常爭論著題目到深夜,常拿下班級第一。這次高考,雖然比預期少考了20分,但江子揚并沒有氣餒,“還有機會,那就是考研!”江子揚還在發言中表示,他曾經不愿接受別人的幫助,覺得那是施舍。但后來他發現,一個個要幫助他的人都是真心的。“幫助不是施舍,我們貧窮的人可借助這股力量,來豐滿自己的羽翼,等到自己足夠有能力了,再將這股力量傳承下去。”

        人的出身不能由自己決定,但未來可以

        李祥艷(2018年考入濟寧醫學院)

        “我是一個被抱養的孩子,養父今年61歲,以撿垃圾為生;他在40多歲時娶了我的養母,后來又抱養了我。我的家庭,在外人看來支離破碎,卻滋養了我的生命。”李祥艷的發言,讓到場的不少觀眾現場掉淚,“從小我就知道貧窮的滋味,我只有在學習中找自尊。”

        一路成長為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品學兼優的李祥艷也逐漸對養父打開心門。學校舉辦的18歲成人禮,讓李祥艷一下長大,“成人禮那天,班主任老師說,人的出身不能由自己決定,但未來可以。父母不能決定你的前途,決定前途的是你自己。就是那一天,我第一次擁抱爸爸,第一次對爸爸說我愛你,第一次看到爸爸流眼淚,第一次認真看那雙布滿老繭的雙手,就是這么個瘦小的男人為我支撐起整個家,為我挑起所有的重擔。”

        高考填志愿時,李祥艷幾乎所有的志愿都是填的醫學類,“我的養母是一位精神病患者,我很想搞清楚精神疾病的發病原理,希望將來有一天能造福這一類人。”

        來源:揚子晚報


      站內推廣
      彩票双色球怎么玩